Become a Verified Merchant !

行政長官質詢時間答問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六月二日)上午在立法會出席行政長官質詢時間的答問內容: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陳振英議員。
 
陳振英議員:主席。特首,你在二○一九年九月舉辦首場「社區對話」,有150名各階層的人士出席表達意見,但在會後有部分發言的市民被惡意「起底」,會場外秩序混亂,因此「社區對話」即時停辦。去年因為疫情關係,又有「限聚令」,未能復辦「社區對話」是可以理解的,但疫情發生以來很多大型活動和講座均改以網上Zoom進行,參與人士亦可在鏡頭前聚首一堂,效果也不錯,加上國安法去年實施後,社會秩序亦有所恢復,完善選舉制度後政府未來亦要集中精神處理民生和經濟事項,特首你會否恢復舉辦「社區對話」,形式不限於現場,亦可採用大熒幕進行Zoom會議,聆聽市民對政府施政的意見和訴求?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陳振英議員的提問。事實上,任何政府在施政過程中都要聆聽市民的意見,唯有這樣才可保證我們的政策到位。本屆政府,自我上任以來,我們都很重視與公眾的溝通,但正如陳議員所說,過去兩年發生了很多事,令這類溝通難以進行,甚至在發生二○一九年年中以後的事之前,很多公眾諮詢活動在地區都受到很激烈的反對和滋擾。我認為經過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香港將會迎來新局面,而這新局面將更有利於政府官員與市民的互動和溝通。我是非常樂意在日後的工作中,加強這類互動和溝通,特別是經過疫情後,陳議員也提到現在很多網上進行的這類面對面──不是直接面對面,但其實也能夠看到表情──的對話是非常有效。我與相關官員其實並未停止過進行這類Zoom meeting,或稱為webinar的交流和溝通,但都是集中在某些界別。我會認真考慮往後把它做得更加開放,令我們能夠聽到更多意見。多謝陳議員的提議。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容海恩議員。
 
容海恩議員:主席、特首,這幾天政府和商界都想盡辦法,希望鼓勵更多市民接種疫苗,雖然政府不肯「落水」,出口不出手,但仍有一班有心的商界提供誘因,希望令市民積極接種疫苗。其實外國都有不少例子是政府提供現金抽獎,我看不到為何我們不可以這樣做,希望政府可以積極考慮。前幾天,特首在記者會表示,如果香港爆發第五波疫情,會研究針對沒有接種疫苗的市民,實施一系列的限制性措施,包括不可以進入餐廳、學校、圖書館、戲院、體育館、地盤等高風險處所。其實消息公布後,社會反響非常大,我身邊有很多人,亦有不少同事、朋友都是「三高」、長期病患人士,如果他們真的不可以接種疫苗的話,政府如何區分他們?有沒有想過未來有甚麼規定或執行方法,可以令這些想接種疫苗但不能接種的人,不會被人歧視,可以無拘無束地外出,正常出行,上班、上學或外出吃飯?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容議員就近日特區政府在防控疫情方面的公布提出了兩方面的意見。第一,目前我們的疫苗接種比率一點也不算理想,百分之二十一左右,尤其是當香港有足夠的疫苗,亦有良好、方便供接種疫苗的社區接種中心。直至這刻,有了三個多月的經驗,亦參考了剛才容議員提到的一些海外經驗,我們認為需要提供一些誘因,但正如我在記者招待會多次提及,直接誘因,尤其涉及金錢或物品,更加應該由商界提供,因為大家都有共同目標,希望接種率能夠提升,香港可以早日回復常態,各行各業亦可以做更多生意。我很高興這幾天看到很多商界響應。這不是特區政府認為應該「落水」而「不落水」,而是原則上我們認為應該共同承擔這個責任。特區政府的責任方面,整個疫苗接種計劃的開支當然由特區政府負責,特區政府亦會提供其他政策方便商界提供這些獎賞計劃,體現我們一向所說的「民、商、官」三方合作。
 
  至於倘若第五波疫情來到,屆時可能為免重複過去一段很長日子所謂「一刀切」的措施,即所有某類營業處所皆因為疫情而不能營業,我們說可以考慮──這亦是專家的意見──屆時要區分有接種疫苗和沒有接種疫苗的人士進入這些處所。若因為健康理由,一定會有豁免,所以,容議員,請你放心,如有市民因為健康理由不適宜接種疫苗,亦不會強行作此安排。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黃定光議員。

黃定光議員:多謝主席。特首,在香港市民和特區政府的努力下,香港的疫情出現了「清零」,各界最急切的仍然是何時恢復與內地免檢疫隔離通關的問題。行政長官,就通關問題,我想知道特區政府有否向中央政府提出恢復通關的方案?其中會否讓已接種兩劑疫苗的市民作為首批試行者?有關工作的進度現時到甚麼程度?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黃議員。各位議員可以放心,如何能夠有效、盡快恢復香港與內地人員往還,即不須要有強制檢疫,是特區政府在防疫工作甚至經濟恢復工作的重要一環,因此與內地有關當局提出討論是時常都在進行中,包括我本人大家可能在新聞公報都看到,我在四月曾與韓正副總理會面在廣州開會期間向韓正副總理提出,他亦明白對於香港的經濟恢復和社會民生,恢復內地與香港的人員往來是至為重要,但由於疫情在全世界仍然嚴峻,而大家覺得要付出很大代價和努力才能控制疫情,所以是十分謹慎。我亦完全明白為何要如此謹慎,正如我們原本答應在五月份推出來港易計劃,即非香港居民可以免檢疫來香港,但礙於最近的疫情,我們亦要暫緩推出。磋商的工作不斷在進行,在高層工作層面,衞生當局正與內地探討,但相信仍然需要一段時間。當我們達致「清零」的局面更能穩定下來,將會更有條件。我可以在此率先說,亦曾幾次提及,日後有此方案、計劃推出時,接種疫苗一定是一項必要條件。今日中央未有政策通知我們或公布對於已接種疫苗的人士是否有特別優待的處理,但我今日在此可以再次重申,往後無論是與內地或海外恢復免檢疫的人員往還,接種疫苗是一項必要條件,所以在此再次呼籲香港市民及早接種疫苗。多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劉業強議員。

劉業強議員:主席,香港第四波疫情已經完結,連日都是零星個案,這是一個好勢頭。疫情進一步放緩之時,政府並沒有鬆懈,繼續推動市民接種疫苗。事實上,商界亦推出很多不同的優惠──送樓、抽獎等去鼓勵市民接種疫苗,而且很多僱主,以本人為例,我也會推動鄉議局秘書處及辦事處要跟隨政府實施「打針放假」的安排。我想問特首,金管局(香港金融管理局)昨日去信銀行,要求銀行擬定一份指定員工的接種名單,要求盡快接種疫苗,否則就要定期檢測。我想問特首,政府作為最大僱主,會否進一步要求公務員,以至五大紀律部隊,在身體情況容許的話去接種疫苗,否則須出示醫生紙證明,並且定期自費作檢測,才可進入政府的辦公大樓,盡快建立免疫的屏障,阻止第五波的出現?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劉議員的提問。特區政府作為17萬多名公務員和其他非公務員的政府僱員的僱主,我們完全明白要以身作則,所以在抗疫過程中,我們都特別留意究竟在公營部門或公務員團隊中,如何可以更加支持抗疫工作。在公布「疫苗假期」後,我們亦希望其他機構能夠跟從。目前來說,我們並不是以部門或職系來分辨同事接種疫苗的優先次序,而是以其工作性質,即是如果同事的工作性質是在前線,有比較高的風險或會接觸市民,我們便要求他們接種疫苗,大概有50 000多名公務員或僱員是屬於這個類別。現在他們已要按這個要求接種疫苗,否則每兩星期便須進行一次病毒檢測。其實這會帶來很多不便,要記住每兩星期進行檢測。當然目前來說,檢測仍然是免費的,不過可能一段時間過後,我們需檢視是否應加大推動力,希望這些同事接種疫苗。目前為止,我們不認為需要監察式地要求每位公務員同事向上司報告是否已接種疫苗。整體來說,我希望都是強烈呼籲、鼓勵和促成他們接種疫苗。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葛珮帆議員。
 
葛珮帆議員:行政長官,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新屋嶺沒有性侵、831太子站沒有人死亡、「爆眼女」沒有「爆眼」,這些都是「黑暴」力量策劃的典型假新聞、真煽動事件,目的是煽動仇警、反政府,嚴重威脅香港社會的安寧和穩定。我們當然希望特首盡快立法打擊假新聞,但令市民最憤怒的是,這位沒有「爆眼」的「爆眼女」竟然可以申請法援,利用司法覆核挑戰警方索取其醫療報告進行調查,又可以自選資深大律師,以公帑幫助她為輸掉的官司「埋單」,這證明我們的法援制度出現問題。我想問行政長官會否盡快檢討法援,以及如何再跟進「爆眼女」事件,揭穿她的謊言和跟進她的罪行?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有關一些個案,當然要經過執法機關的調查,如有足夠證據就要按法律作出檢控,然後由法庭裁決。在法庭裁決的過程,會有更多的真相展現於市民眼前,所以我希望廣大市民多留意近年或近月法庭就這些社會暴亂判決中所展示的事實真相,以及我們的法官在判刑時的講話。在此我必須強烈譴責,所有人若因不滿法庭的裁判而作出恐嚇、詆毀、「起底」的行為是不能接受。這是第一點。
 
  至於關於法援,我也留意到近日有一些個案引起社會對香港法援制度的關注和討論,這情況相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因為畢竟涉及使用公帑,很多時候這些公帑無論是用作處理刑事或民事案件,均會涉及政府部門本身。很湊巧,今日下午我會主持法援署50周年巡迴展覽的開幕典禮。我希望各位市民能多了解香港的法援制度,任何制度也要與時並進,我亦不是說現時香港的法援制度盡善盡美,所以定期檢視香港的法援制度是有需要的。本屆政府亦在架構上作出改變,把原本由民政事務局負責法援署,改為由政務司司長負責,我相信政務司司長會按近日的討論作出一些看法。
 
  最後,容許我說一句,我時常出外推廣香港的優勢,其中就是法治的優勢,而法治優勢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我們的法援制度。我們的法援制度真的可以確保《基本法》第二十五條的要求,即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會因為其經濟環境而得不到法律援助,所以這是需要保留的核心價值;但在行政、分配案件、選取律師等細節上,我認為可以再重新檢視。政務司司長會負責處理這事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廖長江議員。

廖長江議員:主席,我的問題亦是與疫苗有關。主席,現在每人在疫情下都希望能夠穩妥地為自己的健康加重保障。現時袁國勇教授和一眾的醫學專家亦大力澄清了,是沒有「接種疫苗會死」這回事,他們亦指出,將來有疫苗加強劑時,都是現時已接種疫苗的人才符合資格接種,但還有一些猶豫不決的人想等到有了應對變種病毒的新一代疫苗出現後才接種。我想問一問政府,是否無論新一代疫苗或加強劑的疫苗,都是曾接種第一代疫苗的人才可接種;若不是,根據科學,哪一種接種疫苗方式最符合個人利益,是現時接種、有需要時再接種加強劑,抑或是等到新一代的疫苗來臨?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因為科學方面的變化是瞬息萬變,我不想在此評論疫苗的效果或將來會否出現更有效的疫苗,不過我可以很確定地說,我們從專家──無論是本地、內地或國際的專家──得悉,一定是如果現在可以接種疫苗就應該接種,尤其是當香港有足夠的疫苗時,我們所有的工作──希望議員幫忙呼籲──都是現在可以接種疫苗就要接種。接種疫苗可以保護自己、保護家人,亦可以為香港早日──時間性是重要的──建立免疫屏障,亦可以在第五波疫情來臨時,我們有更好的防護和防衞,不再需要採用過去一段很長時間的強制性社交距離措施。我的回應是不要等、不要猶豫,全世界已接種超過10億疫苗,為何香港是例外,需要這麼擔心接種疫苗?尤其是剛剛收到一個很積極正面的消息:世界衞生組織已核准我們選用的兩種疫苗的其中一種──科興疫苗──作緊急使用,換句話說,兩款充足供應的疫苗──復必泰和科興──都已得到世衞的認可使用,請大家盡快接種疫苗。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吳永嘉議員。
 
吳永嘉議員:多謝主席。特首,日前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表示,國家會進一步開放生育限制,實施三胎生育政策和配對支持的措施,相信今次的政策出台,是跟20多日前國家公布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有關,因為內地人口老齡化深度加深,老齡化已經成為基本國情。同樣,有調查亦發現本港即將步入超老齡化的社會。特區政府會否在鼓勵生育方面採取更積極的政策和制訂更全面的人口政策,包括吸引全球人才落戶香港,把握大灣區建設帶來的歷史機遇?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吳議員提出有關人口的問題。香港的本地出生率是「低處未算低」,有人認為在二○○三年期間的「沙士」──當時大概是0.9──是很低的水平,最新的數字還低於0.9。當然,香港沒有任何生育限制,市民想生多少子女都可以,而特區很多政策亦不會排斥有較多子女的家庭──有免費教育,亦有接近免費的醫療,所以最終都是個人選擇。從政府來說,我傾向贊成吳議員說的政策,就是吸引人──吸引多些年輕人士來香港,同時間可能為我們年長的人士提供更好的退休安排地點。因為香港畢竟是一個有700多萬人的城市,自己關上門來做人口政策是非常困難,但如果我們將這個有700多萬人的城市,成為14億人口的國家裏面的一部分,我就不會很擔心我們的人口結構。因為人口是流動的,很多年輕的人,他想從事金融,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他想從事創科,香港如今很有條件做國際創科中心,無論內地和海外的人,都可以來這個城市居住,從而影響我們的人口結構。我們的長者現時其實有不少在內地城市居住,從我們可攜的社會保障看到,很多領取長者生活津貼的人都在大灣區的內地城市居住。如果我們的政策是方便更多年長的人士舒服、安穩地在內地城市,但又接近香港的地方退休,政策出來後的人口結構就會有變化。我自己傾向是用這個策略來處理我們的人口老齡化問題,希望日後在本議會亦可以就着這些政策多些討論。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盧偉國議員。
 
盧偉國議員:多謝主席。行政長官,去年在疫情之中為了支援就業,政府接納了我的建議,增加工程實習生的資助名額,由272名增加至1 000名,結果很受歡迎,全數批出。類似計劃亦推廣至建測規園界(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環境局亦推出了「綠色就業計劃」,政府並推出特別計劃資助企業聘請助理專業人員。本港最新失業率雖然是有少許下調,但都還是在百分之六點四的高位,失業人數接近25萬人,而且將會有大批畢業生準備投入職場。因此,我想問行政長官,會否延續以上提及去年所推出的支援畢業生和年輕人就業培訓措施,以免「畢業即失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盧議員的提問。對於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我們都很關心他們的就業情況。事實上,在過去一、兩年畢業的大學生可能都面對比較困難入職的情況,所以這一、兩年我們在推行一些政策時,都特別考慮怎樣可以多些吸納年輕的大學生,例如粵港澳大灣區的青年計劃(「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的目標都是近年畢業的大學畢業生。盧議員特別提到有關實習生的計劃,好處很明顯,除了是一份工作外,也能讓他們多了解究竟在香港做工程、做則師的生活條件、環境是如何。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早前實習生的名額是由「防疫抗疫基金」資助,但大家記得今年的《財政預算案》亦有另外60 000個有時限職位,我相信發展局局長會爭取在這60 000個《財政預算案》的資助名額中找一些去延續這個計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鄭松泰議員。

鄭松泰議員:早晨,林太。關於疫苗接種的問題,我相信一般市民有能力判斷自己的個人身體狀況和可承擔的風險以選擇接種與否。過去不少市民有一個感覺,就是政府越多所謂「威逼利誘」的措施,反而令他們越猶豫是否接種疫苗,尤其昨日當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通過,確實地表示當疫苗接種有潛在關聯的一些異常事件,待確實後才公布,這個措施令市民有個感覺──那是政府想「臭屎密冚」,還是它不能夠察覺到機制出現根本的問題,令市民對於疫苗接種是沒有信心。目前曾接種疫苗的人當中有21人離世,當然確實的是這個沒有所謂的因果關係,但我想問對於這個安排,特首你是知情並認為是一個正面措施?還是純粹一群專家醫生認為若不公布,市民就不會去猜測那些個案是否和接種疫苗有關的事故?那會不會帶來適得其反的反效果?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鄭議員。如果鄭議員有留意,其中一位政府專家顧問,亦是出來講說話頗頻密的袁國勇教授,他在近日幾次的發言中,亦在會議上向我表達的意見,是如果要解決市民對接種疫苗的猶豫,表述的方法是非常重要,譬如他認為我們應該更高調地說香港每一日都會因為不同的疾病或意外有人不幸離世。每一次當公布一些市民離世,但該市民曾經在以前一段時間接種疫苗,就令人有這種錯覺,可能影響到市民的信心,從而影響到我們提升疫苗接種計劃的效率。我不是說袁教授這句說話令昨日專家委員會有表述上的改變,但事實上是專家告訴我們,更加要清楚讓市民知道,事實上到今日為止,正如你剛才所說,沒有一個離世的個案與接種疫苗有直接關係。我相信在衞生署下不同的專家委員會的出發點都是希望市民更好掌握資訊,更少機會因為這些資訊的發放再經過某種表達和報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最後一位,馬逢國議員。
 
馬逢國議員:多謝主席。中央政府在三月兩會時出台了《十四五規劃綱要》,在當中的港澳專章第一次提到要支持香港發展成為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而特首過去一段時間在回應有關這個新定位時,亦曾指出可以利用西九文化區和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推動文化,走向國際。主席,把握好這個新定位對香港的文化藝術,以至整體社會發展來說都非常重要。我想指出的是文化活動可以提升一個社會的「魅力都市」作用,體育亦可以提升一個城市的活力。在過去一段時間,社會上曾經出現希望特區政府成立文化局專責文化事務,而我本人亦一直倡議希望政府成立一個文體旅遊局,即是文化體育及旅遊局,因為這幾方面在政策上有很多的互補性和很好的協同效應。我想問問特首,在面對這個問題時,未來我們怎樣把握好這個機遇,用甚麼機制協調整體社會,以發展好文化各方面的工作?因為目前來說,文化方面的發展是散落在幾個不同的政策部門,希望特首可以給予回應。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首先,我完全認同馬逢國議員所說文化定位的重要性,所以今次在國家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中,能夠首次給予香港支持以發展中外文化藝術交流中心,我們非常雀躍,我聽到文化界的朋友亦非常興奮。因為有了中央的支持,我們就可以更好地面向國際,推廣香港的文化定位。怎樣推廣香港的文化定位亦是要多舉措,政府架構只是其中一環,亦未必是最重要的一環,其實最重要是有適當的人選領導香港的文化藝術發展,亦要有適當的政策扶持,政府也要投入適當的資源,在有需要時亦要破格做一些事情,例如支持香港體育發展方面,我們第一次由政府斥資購買轉播權,確保香港精英運動員在東京參與奧運比賽時,香港市民能夠透過不同的商業電視台直播,為他們打氣。所以,儘管現時文化事業或文化產業是由不同的部門負責,但其實每一個範疇都不會只屬於一個政策局,創科其實都不只是創新及科技局負責,創科也需要土地的支持,也需要民政方面、普及教育等方面的支持,我們並無因為沒有特定架構而對香港文化藝術發展應作的努力有所鬆懈,馬議員可以放心。但我亦不會排除架構是否需要改變,這個是將來的事情。多謝主席。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答覆議員質詢到此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