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 a Verified Merchant !

踏進2020

在2019年,我們幾代香港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從意見多元變到非此即彼、從包容差異變到互相敵視、從守紀循規變到暴力破壞。過去近二百天,這個地方忽然變得如此陌生、駭人。暴徒以暴力為手段,「私了」阻礙他們犯法或持不同意見的市民、惡意滋擾商店、商場、銀行以至港鐵,破壞私有財產和公物。

這些歷歷在目的片段,使不少港人感到憂心、絕望,並因擔心自身及親友的安全,減少外出,也無消費意欲。十月份本港零售銷售貨量銳減兩成六,是歷來最大單月跌幅,十一月份也好不了多少。這些情景也嚇怕了境外商務或觀光的旅客,即使平安夜及聖誕等傳統旺季,入境人次也減少約一半。香港經濟步入衰退,大批基層的打工仔首當其衝,收入減少甚至面臨失業,其中餐飲服務業的失業率已升至超過6%,是逾八年來最高。本港第三季經濟按年負增長2.9%的其中兩個百分點,便是這些暴力衝擊與社會動盪因素所造成。第四季的統計數字雖然在明年初才公布,但按這幾個月的情況來看,繼續呈現負增長已無可避免。這也令到政府帳目十五年以來首次「見紅」,意味著在經濟衰退下政府調動財政資源的靈活度會下降。

過去半年的動盪,嚴重打擊了正在放緩的香港經濟。而更大的衝擊是在人心。暴徒以「逆我者亡」的原始暴力方式,恐嚇小市民的人身安全及言論自由,透過踐踏別人的自由與權利以營造虛張的聲勢,造成「黑色恐怖」,也損害了法治。法律作為解決爭端的社會契約,其核心精神就是禁止恃強凌弱、以眾欺寡的那套「叢林法則」,讓社會走向文明理性。事實上,不管宣稱有什麼動機,訴諸暴力就是不應該,就是違法,這是最基本點。

還有兩天,2019年便成為過去。今天的香港,已承受不起更多的暴力與仇恨。如果因為不滿、不快,而對暴徒的橫行、跋扈、甚至凶殘行徑視而不見,這種默許和放任才是真正毁掉香港的元凶。香港也許不是理想中那麼好,但也絕不是一些人口中所描述的那麼糟。困擾香港已七個月的動盪仍然持續,許多人心底裡都在問,何時才能回復平靜?對於2020年,我們能抱有什麼希望呢?

香港目前面對幾個迫切的問題:暴力脅迫(包括傷人、破壞、惡意滋擾及起底等)、社會爭議及經濟衰退。三者有著互為影響的關係,但必須分開處理。

首先,對於暴力脅迫和破壞等的行為,我們必須全力阻止。試問如果破壞能達到目的,還有誰願意建設?或許有些人希望社會要夠亂,才能累積推動社會運動的籌碼。但對小市民而言,只有社會安定,才能覓得生活和發展的空間。

至於社會爭議,則必須透過對話、相互理解、積極面向未來,以共謀出路。對立與咒罵只是情緒發洩,只會把香港推到風口浪尖,只能帶來憎恨與絕望。

而因內外交困引至的經濟衰退,更需要我們上下一心、合力應對。外圍環境方面,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地緣政治局勢,仍會主導明年的外圍形勢。本地方面,消費及旅遊等環節能否早日改善,則視乎香港內部社會局勢能否盡快恢復平穩。如果企業經營環境持續困難及失業率趨升,將進一步打擊疲弱的消費市道,亦會增添打工仔的生活壓力。為了紓緩經濟下行對中小企和市民造成的「痛感」,二月份發表的財政預算案會以「撐企業、保就業、振經濟、紓民困」為主調。

至於積習已久的深層次經濟和社會矛盾,例如土地房屋、貧窮問題等,涉及資源分配、社會公義,既是民生問題,也是政治問題,須具體並有理有節地一一細心處理。

尚幸的是,香港金融市場的核心競爭力仍得以保持。銀行體系、證券市場、聯繫匯率制度、資金自由進出等,均保持穩健和有序運作。恒生指數目前處於約二萬八千點水平,較年初高出約三千點。今年以來,本港證券市場的新股集資額(IPO)已超過2,800億元,再次全球稱冠,是過去十一年來的第七次,反映了香港金融市場強勁的集資能力,也為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繼續提供支撐。

我們如此走過2019,無論帶著的是恐懼、憂慮、憤怒或迷惘,在迎接2020之際,我們對未來都可以選擇懷抱希望。過去百多年,香港曾經歷過多少風浪,每次都能克服困難、轉危為機,並變得更有競爭力、更加成功。我深信,只要大家積極面對、總結經驗、齊心努力,我們一定可以跨過當前的困難,香港一定可以再創高峰。

2019年12月29日